赶瀑信息门户网

如何继承?怎样创新?

真草千字文(本地)智勇

张社教

学习书法的人不能回避继承和创新的话题,但是如何继承和创新呢?真相经常被说得很多,但让人想不出来。通过对两个故事的研究,我们可以理解其中的一些原因。

隋末的智勇和中唐的怀素是书法史上的两位著名人物。他们有许多共同之处——他们都是僧侣,他们努力工作,把笔还给了坟墓,他们在书法史上取得了非凡的成就。

智勇,出生和死亡日期不详,是陈和隋之间的一个和尚。姓王,名姬发,擅长书法,尤其是草书。他是王羲之继第五个儿子王徽之之后的第七个孙子。他曾是吴兴永新寺的和尚,被称为“永昌大师”。智勇早年出家,后来去了浙江省吴兴县山连镇。他隐居在永新寺,在宫廷生活了30年。他发誓说“如果这本书失败了,他就不会下楼了。”在这里,智勇听到鸡叫,每天磨一大盘墨水,不间断地抄王羲之的字帖。纪勇房间里有几个大桂子,容量超过一块石头。练习书法的时候,当他的作品秃顶的时候,他把它们摘下来扔进龟子里。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这只坏掉的钢笔已经积累了十个图形用户界面。后来,智勇在永新寺窗户前的空地上挖了一个深坑,把断掉的笔杆埋在土里,建了一座坟墓,叫做“退智通”。晚年,他写了1000多本真迹和草书,选出了最令人满意的800本,分发给浙东的寺院。当时,人们要求他在无尽的溪流中书写碑文,以至于寺庙的木制门槛被打破,不得不用铁皮包裹。人们称之为“铁门极限”。这就是“铁笔墓”典故的由来。纪勇在书法传承方面的努力和成就对书法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智勇最初向萧子云学习,但后来他专注于研究祖先王羲之的书法。智勇的书法作品包括《曹真千子文》、《舒洁千子文》和《归田赋》,其中《曹真千子文》是最好的,对后世影响深远。苏轼在东坡题字中说:“永禅师写的这本书,性格深沉稳重,身兼各种技能。他有能力创造优秀的品质,但他的作文很差。如果你看陶彭泽的诗,如果你一开始不接受,如果你不阻止他们,你就会知道他们的特殊兴趣。”志国、蔡卞和余士南都是志勇书法的直系后代。他的《真草千字》深深植根于《二王》的精髓。董其昌在他的《画禅室随笔》中说,智勇从钟佑的《宣言》中学到,“每支笔都必须扭动、转动、来回转动、冷静地收集。所谓的想在写字时穿透纸的背面的人。”清代人何嵇绍对他的《真草千字文》评论说:“虽然笔是从空中来的,也是从空中去的,但这不足以形容一个漏洞。”仔细分析他的墨水“真草千字文”确实是藏头护尾。它充满了曲折,微妙和有意。智勇的著作《曹真千子文》早在唐朝就已流传到日本,其中有唐朝的归化僧人和使节,对日本书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到目前为止,他的书法仍然是我们教学的典范。

怀素以“野草”闻名,从小就出家。他“在禅宗的业余时间非常擅长写作”。他的草书作品包括《自我叙事》、《苦笋》、《吃鱼》、《圣母院》、《论书》、《大草千言》、《草千言》、《四十二章经》、《千言》和《藏文真言》。他学习书法的“死亡”技巧可与智勇媲美。那时,纸非常珍贵。此外,怀素还练crawgrass,任性妄为。这篇论文是不可持续的。于是怀素做了一个木盘,并把它涂成文字。由于擦拭、擦拭、往复无数次,使“盘子磨损”后来,怀素觉得漆板光滑,不易墨迹,也许是因为板面积太小,无法铺开野草,他在“家乡”种了一万多棵香蕉树。芭蕉长大后,他在上面写字。怀素日以继夜地练习书法,老香蕉叶的数量减少了,他不愿意摘小叶子,所以他想了一个办法,拿起笔和墨水,站在香蕉树前在叶子上写字。无论夏天还是冬天,他都坚持练习。他写了一棵接一棵的植物,所以后者把这个地方叫做“绿神庙”。怀素非常勤奋,把他的笔还给了坟墓。今天,“毕忠”和“鲁天安”的遗迹仍然存在于怀素的故乡永州。

怀素和智勇在学习书法方面有不同的意志力和奉献精神。虽然他们的功夫是一样的,但他们很不一样。

第一,老师彼此不同。智勇来自书法家家族,尤其是“书法家”王羲之。他的书法缺乏创新精神,因为他遵守王氏家法。李陈思在《史记》中说:“智勇善于超越他人,不爱惜异邦。”南宋叶梦德在他的《比书如话》中说,“智勇的书都遵守安逸和缺乏家规的规律,一幅画不能走出“千言万语”。“怀素年轻时成了和尚。在他30岁之前,他靠直觉自学,与老师没有明确的关系。

第二,学习方法不同。苏轼说:“禅师勇想保留王氏家族的典型风格,认为法律有数百个祖先。因此,他不得不利用旧的法律来创造新的思想和寻求异常的条件。但是它的意思已经从绳墨中逃脱了。云下,欧洲,危险,几乎无法理论。如果有人怀疑模仿者,这就是故事的结尾。”智勇的志向是让祖书流传到后世,所以他“在家”了30年。怀素为了开阔眼界,向他人学习,他说:“当他去西方国家拜访当代著名官员时,他列出了一系列简单的事情。当他遇到他们时,他突然觉得心胸开阔,毫无疑问,他有点迟钝。”同时,怀素从自然中学到了很多。郭Xi在《林高泉志》中说:“怀素夜里听嘉陵江的声音,草圣更好。”他自己说:“我已经看到了霞云朵的美丽山峰,我已经尽力了。夏云由于风向的变化而变化无常。它快乐的地方,如鸟儿走出森林,打草惊蛇。遇到拆墙之路是很自然的。”

第三,成绩大不相同。禅宗大师智勇的书法进入了“二王”的“典范”,而怀素却无拘无束,自由写作。前者在亭子里呆了30年,而后者在“绿庙”里呆了30年。前者孤独而悲惨,“铁极限笔墓”,一生只守家庭法。后者遍布南北,对酒和肉没有控制权。它经常是高级官员和显贵的客人,人们对写作非常着迷。可以说,智勇在继承家族研究和传承传统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书法史上重要的书法家。怀素的草书用了一只圆而有力的笔,使它像圆环一样转动,奔放,流畅,连贯,自成一体。他和“草圣”张旭一样出名,后来又被称为“张店素食狂”和“醉醺醺的醉鬼”。他在创新方面取得了卓越的成就,41岁时写的《自我叙述篇》被誉为“世界上最好的草书”。颜真卿发自内心地说:“草圣深邃而奇妙的本性永远无法阻挡人们。”黄庭坚说:“张妙胜于肥胖,臧珍胜于皮疹。这两个人是草书的王冠。”有人说狂草的创始人是张旭,成熟的是怀素。后人对怀素的评价和认可远高于智勇,他对书法艺术的贡献也远高于智勇。

可以说,传承确保了前人书法艺术的成就不会随着历史的进步和著名艺术家的离开而消逝。从发展的角度来看,事物总是从量变到质变,与时俱进的同时也不断伴随着创新。终其一生努力学习书法和练习,当然是质变的量的积累。然而,正是利用所有的优势和善于创新,才是站在巨人肩膀上取得更高成就的阶梯。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快三开奖结果 500彩票 pk10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