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瀑信息门户网

乐虎游戏充值中心充值首页·数字阅读掘金下沉市场:科技巨头持续加码,免费阅读谋增量

乐虎游戏充值中心充值首页·数字阅读掘金下沉市场:科技巨头持续加码,免费阅读谋增量

乐虎游戏充值中心充值首页,时代周报记者:陈婷

在“免费模式”的影响下,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倾向线上数字阅读。

12月22日,青岛市图书馆发布2019年读者阅读倾向分析报告,内容显示,2019年,其数字资源访问证办理人数近1.4万人,与2018年的2700余人相比,人数明显增加。

青岛图书馆的情况并非特例,据《2018年中国数字阅读白皮书》显示,2018 年我国数字阅读产业规模达254.5亿元,同比增长19.6%。其中,用户规模为4.3亿人,同比增长14.4%。

随着市场持续升温,巨头企业纷纷入局。

12月16日,有媒体曝出,字节跳动的投资实体——北京量子跃动科技有限公司近日成为了北京吾里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吾里文化”)的新股东,持股比例为13.04%。

据吾里文化官网信息显示,其旗下拥有“时阅文学网”、“栀子欢文学网”、“粉瓣儿文学网”等六大原创阅读网站。

事实上,这并非字节跳动今年在数字阅读领域的第一次出手。

2019年初,字节跳动正式推出主打免费、正版小说的阅读产品“番茄小说”。这款应用在短时间内迅速攀升至app store图书应用排行第三名。

8月,字节跳动继续推出“红果免费小说”。

不仅字节跳动,百度、趣头条等企业也都在近两年向数字阅读领域进行拓展。

12月24日,互联网评论家、速途网副总编丁道师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各大巨头企业入局,主要呈现出前期吸引用户流量,以图后期进行转化的共同特点。

免费阅读崛起

据趣头条联合首席财务官朱晓路在其2019年q3财报公布后的电话会议上透露,第三季度,米读小说的综合流量保持稳定。截止到目前,米读和米读极速版的综合日活跃用户量仍然超过800万。其日营收是在250万至300万人民币之间。

记者调查发现,此轮数字阅读市场的升温,得益于免费阅读模式的兴起。

“尤其是新孵化上线的米读极速版app,已成为全公司发展最快的产品,自今年5月底上线以来,4个月内日活飙升至300多万。”12月18日,趣头条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主打免费网络文学的米读小说正在快速发展中。

12月20日,阅文集团相关负责人亦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其今年1月推出的免费阅读app飞读小说目前发展良好。

据questmobile研究院发布的《questmobile 移动互联网在线阅读洞察报告》显示,2019年4月mau大于300万的免费阅读app数量增长了200%;2019 年6月mau大于300万的在线阅读app共计21个,其中免费阅读app占61.9%、付费阅读app占38.1%。

对于免费阅读的崛起,丁道师认为,其免费模式降低了阅读门槛,自然而然地聚集了消费者。此外,很多平台依靠补贴和社交网络的玩法,也吸引了一些用户关注。

12月17日,互联网产业评论家张书乐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免费阅读带来了一个用户增量市场,将原先不愿进行付费的用户吸引了进来。

“在此之前,这些人并非没有阅读需求,而是流失到了盗版平台之上。”张书乐说道。

据广发证券于今年7月发布的《数字阅读:免费与付费之辨》报告显示,相比移动互联网的整体用户画像,免费阅读app的用户呈现出低消费能力的特点,偏好网赚、拼团购物等app,用户所在城市分布也相对更为下沉。

介于此,不少人也对免费阅读的盈利模式提出了质疑。

收入模式单一

与付费订阅模式不同,免费阅读主要靠免费模式吸引用户,之后用广告位寻求盈利。

以“米读小说”为例,尽管阅读免费,但用户在平台上每阅读3~4页就会出现广告,点击后会直接跳转至购物、交友等注册或下载页面。

“米读小说未来发展模式仍会以免费+广告为主。”趣头条方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未来会以开放的心态去探讨更多商业模式,满足用户需求。

12月17日,cic灼识咨询咨询总监董筱磊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免费阅读平台目前主要的盈利模式是平台买断小说版权,提供免费小说阅读吸引付费意愿不强的用户,利用平台流量投放广告,并提供付费会员订阅的模式。

据《数字阅读:免费与付费之辨》报告统计,一本20万字的免费小说,在1.4元cpm单价的中性假设下,当其在免费阅读app上阅读人数是在付费阅读app上订阅人数的23倍以上时,免费阅读app的广告收入才可以超过付费阅读app的订阅收入。

“在盈利问题上,免费阅读目前最大弊端主要在于平台收入模式相对单一,多数免费阅读平台单纯依赖广告收入。” 董筱磊说道。

董筱磊表示,免费阅读用户消费意愿较低,免费模式的用户留存也相对难以预测,广告转化效果难以保证,因此广告商的投放意愿可能发生较大程度变化。

由于不少免费阅读平台对用户进行补贴,故企业面临的资金压力也在不断加大。

据阅文集团2019年中期报告显示,集团销售及营销开支同比增加85.2%。阅文方面解释称,费用增加的主要原因之一,便是推广免费阅读产品和自营网络游戏的营销开支增加。

不仅如此,在上述模式下,许多人也担心免费阅读可能会拉低数字阅读市场的整体内容质量。

2019年7月,番茄小说和米读小说的运营企业均被“扫黄打非”办公室、网信办、新闻出版和文化执法等部门进行约谈,并被要求针对传播网络淫秽色情出版物等问题进行严肃整改。二者皆被关停3个月。

丁道师认为,免费阅读平台以广告为主要盈利方式,阅读量、关注度成为平台追求目标,这可能会使其放纵部分打低俗色情擦边球的现象。

与付费模式互补

随着免费阅读的崛起,部分付费阅读平台也开始担心自身盈利受到影响。

“中国数字阅读市场足够大,用户画像应该是多元的。”对此,董筱磊向记者解释,“目前免费阅读平台的用户主要是下沉市场用户,很大部分是原先的盗版网站用户;而付费平台用户是原先的正版用户,两者重合度不高,不太可能相互妨碍。”

张书乐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付费阅读经过此前发展,已经到天花板,是一个存量市场,免费阅读模式的出现一定程度上打破了这个天花板。

“阅文旗下的qq阅读、起点读书等更针对网文精品化付费用户;飞读等针对的是尚未建立付费阅读习惯、但也逐渐产生阅读需求的用户。”阅文方面亦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免费阅读是目前付费阅读模式的有益补充。

“免费阅读平台的兴起无疑是对中国数字阅读长尾市场的挖掘,对行业发展有促进作用,很多原先盗版用户转移到正版平台,这无疑对于中国数字阅读市场的规范有着积极推动作用。” 董筱磊评价道。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及音视频),除转载外,均为时代在线版权所有,未经书面协议授权,禁止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请联系本网站丁先生:chiding@tim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