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惠瓦列网,
您所在的位置:曲惠瓦列网>政务>《白夜追凶》潘粤明:咱不是腕了 能照顾生活就行

《白夜追凶》潘粤明:咱不是腕了 能照顾生活就行

作者:曲惠瓦列网来源:网络整理 更新时间:2019-09-10 09:43:42
 

《脱轨时代》虽然没有发挥应有水平,却让他结交了好友五百。当时才拍第一部电影的五百,在网剧制作方面已是一等一的高手,近年多部爆款网剧,《心理罪》《灭罪师》还有《画江湖之不良人》都由他执导。作为《白夜追凶》制作人,五百向多年的合作者王伟力荐潘粤明演男主角。这部优酷自制网剧讲述的是弟弟关宏宇意外成为灭门惨案的犯罪嫌疑人,原刑侦支队队长哥哥关宏峰为了还弟弟清白,以编外顾问的身份协助代支队长周巡办案,借机调查真相的故事,但因为哥哥患有“黑夜恐惧症”,弟弟只能在晚上“顶包”查案,白天黑夜不同身份转换,让揭秘过程更添悬念和压力。

本公司及董事会全体成员保证信息披露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没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

为什么大家会清楚分出潘粤明演了四个角色,明明他才一个人?这正是豆瓣上给出高分评价的网友一致认识,从语调、眼神、形体甚至走路,潘粤明在细微处默默铺排不同人物性格,又不显得刻意,这也是现在大家都喊他“精分帝演技派”的原因。

用你与众不同的关键词加入“粤商精神”全球有奖大征集!

通过优酷这部自制网剧,潘粤明以一种良性的方式重新成为话题,问他再攀高峰的感觉和从前代言“民国小生”心情是否不一样时,他回答:“大家过奖了。我觉得跟过去没有可比性。我2000年刚拍电影,要去翻报纸才知道哪天上映,现在不仅有网剧,还有专业团队。要说不一样,是拍完这部戏对自己的表演有了信心。”他还说受到关注是好事,但不会去设想以后会怎么样,“咱也不是腕了,能照顾自己生活就行。”

对于再次被关注,潘粤明表示不会去展望未来,“咱也不是腕了,能照顾自己生活就行。”专题撰文信息时报记者陈慧

照现在发展来看,《白夜追凶》第二季极有可能被搬上大银幕,潘粤明也坦言想继续演。至于观众都在猜测幕后大boss是谁,还有明星好友干脆找潘粤明要剧本,想提前知道结局。他笑着说自己也着急,“我也每天追剧,想知道凶手是谁。”至于心思缜密的关宏峰,与自由散漫的关宏宇,哪个人更像潘粤明本人时,他坚定地说两人都不像,非要说他喜欢谁,“弟弟吧,他相对自由一些,我也不喜欢太拘束的生活。”

新华社/欧新

历史第一多位

85后导演王伟却说他在《脱轨时代》和《唐人街探案》里,看到了潘粤明身上有“关宏峰”“关宏宇”两兄弟的性格反差,“弟弟偏向于他之前的角色,哥哥更偏向于他转型后的感觉。”而且人物年龄设定是40岁左右,从各个角度判断,潘粤明都是最适合的人选。

豆瓣评分超过9分的国产剧里,历史剧占了绝大部分,《白夜追凶》这样的悬疑探案剧,能挤进“9分队”实在是“少数派”。看过的人在“安利”这部好剧时,总不忘加上一句:潘粤明运气好。

中国天气网讯 中央气象台9月1日06时继续发布暴雨蓝色预警:

会见期间,双方就进一步加强两国政治、经贸、交通物流、投资等领域的合作进行了讨论。

《脱轨时代》没演好却遇上《白夜追凶》

中国侨网9月20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美国新泽西州爱迪生市(Edison)学区2018年再添一名华裔参选者。当地时间9月15日,陈云霞在南平原市(South Plainfield)举行筹款会,宣布参选。她表示,作为纳税人和家长,她关心学区,爱迪生地税持续高涨,教育经费滥用,家长诉求被忽视,有些重要的教学改变,家长甚至完全不知情。

没想到大半年后要再次为潘粤明打call。

除了近距离领略传统艺术的魅力,在互动体验区,观展人还可以通过AR互动来了解剪纸背后的故事,并体验由传承人与易倍思教育的老师带来的精彩有趣的剪纸互动课程。

元旦之前给潘粤明做了一次专访,当时的他在电影《冒牌卧底》演了一个主要任务是挨打的超级倒霉蛋。请他分享新角色出演心得,还小心翼翼询问他离婚事件几年后的心情。不知道为何,当时就记住潘粤明说过的一句话,“明年还有惊到大家的时候。”说的就是这部一人分饰四角的《白夜追凶》,现在想想,潘粤明言出必行的感觉应该很爽。

(以上图片均由中国商务新闻网记者 程炳新 摄)

如果没有《脱轨时代》,说不定潘粤明就不会演《白夜追凶》。2012年与董洁婚姻走到尽头时,这位曾经的“民国小生”事业也陷入困局,从那时开始他零零散散地拍着影视剧,番位也退到了二三序列。2013年接拍电影《脱轨时代》,他不讳言是为了“维持生计”,只是当时不在状态,现在偶尔看到电视台播放《脱轨时代》,他的心中还很是不忍。

2018年开始实施养殖环保税,而养殖散户既要缴税,领取的补贴也比规模养殖的少一些,这样成本就会大幅提高。大户养殖对市场的逐渐垄断也不利于小户养殖的发展,而且大户养殖抗风险的能力更强。

中国天气网讯 今年第21号台风“飞燕”(强台风级)的中心今天(3日)早晨5点钟位于日本东京南偏西方向约1230公里的西北太平洋洋面上,就是北纬26.0度、东经133.4度,中心附近最大风力15级(48米/秒),中心最低气压945百帕,七级风圈半径250-380公里,十级风圈半径100-120公里,十二级风圈半径50公里。

来源:中国日报网

加快建立处方共享平台

被潘粤明表演征服的人,曾在微博上向导演求证,“不知道潘粤明老师是不是领两份片酬?”王伟当时回答是“片酬倒是没有,盒饭每天吃两份”。

经过学校、银行等地要多留心

记者以为他口中的难是兄弟俩同框镜头难拍,毕竟这也是现在大多数网友好奇、追问的部分。潘粤明回应,像网友津津乐道的兄弟俩剪完头发一起照镜子这种镜头,在现有拍摄手段来说,不是难事。对他来说,表演分层次、情绪转换才最考功夫。“每个角色都得演一遍,同一个场景里面,演了哥哥再去演弟弟的反应比较难,因为你得回想、契合第一个人物的情绪,后期合成起来才不会难受。加上我演完哥哥再演弟弟需要换装,机位也需要调整,在这个缝隙中还要塞进来一些反馈和对话,还是挺练人的。”

在众多好评中,不少人试着给这部高分网剧挑刺。不少网友吐槽说这部剧里的人都不休息,白天黑夜地查案很不合理。对此潘粤明的看法是,“警察当然会休息,拍戏时没必要去呈现。这种说法侧面印证了这个片子的节奏(很快),不是很多说快进一个镜头会少一堆线索吗?”他趁机吐槽导演“剪刀手”不留情,“我的戏还没演完呢,咔嚓一剪刀剪掉了,我都心疼啊。”

最累是脑也有忘记自己是谁的时候

这也是《白夜追凶》大热之际又一延伸话题——潘粤明比从前圆润了。潘粤明自嘲这部戏最大遗憾,目前来看就是镜头里的他“稍微有点胖”。细究之下也算是为艺术牺牲了,他解释拍摄期间压力极大,每天应付海量台词,在广东的拍摄又以夜戏为主,“需要盒饭顶着,我争取健身减下来。”

举个例子,有网友就看出偶尔扭脖子的是关宏宇在假扮哥哥查案。潘粤明给网友“火眼金睛”点赞的同时承认,这是他特地给弟弟设计的形体特点,还不忘幽默:“其实我颈椎不太好,拍戏太久扭一扭头还能缓解一下。”他觉得出演双胞胎兄弟,最起码要给观众一个明显区分点,那就是性格。“哥哥虽然在明处,弟弟在暗处,但两个人正好相反,哥哥更阴暗一些,弟弟更阳光一些。然后不一样的职业带来不一样的气质,我会在这方面做功夫。”

众人惊叹潘粤明这次演技超常发挥,一张脸演出了四个不同人物,他总是谦虚回应外界好评,坦诚拍摄期间那些小迷糊的瞬间,“一个人连着拍了十七八个小时,确实有容易‘迷倒’的时候,那就需要导演提醒。他有时候会说,‘哎,语气偏弟弟了,你现在是哥哥的身份。’”还有明明很困还要演出一本正经的推理过程,“不是有那种在电梯里推理的桥段吗,看起来特别清醒,逻辑严谨说一些事情,其实那段戏拍的时候已经凌晨三四点了,我靠在电梯上就想睡觉。”

他们根本没教过员工做这个工作,是经理来清理机器的。按照规定,应该一周清理一次。

潘粤明感叹拍这部戏最累就是脑,因为每天背大量的台词。“以前演一场戏,对手能分走一半的台词。这部戏整块的台词都是我自己,真的很崩溃。”因此他在剧组的日常就是起床、化妆、标注台词,“这场先说弟弟的台词,紧接着是哥哥那部分。”事实上,双胞胎兄弟戏份加起来有一千多场,开机初期潘粤明有近两周时间,是一个人的独角戏。他解释那会儿因为其他的景还没完全弄好,只能先拍两兄弟在家里的戏份,这反倒有助于表演,“大概有两个礼拜的时间里,通告每天就是我一个人。他们就开玩笑说,不是风就是雨,都是自己跟自己演,我觉得这样的安排很好,兄弟俩一起出现很难演,如果杀青时再拍我肯定没那么大冲劲了。”

在郝飞看来,为品牌塑造独特个性,为品牌车主塑造专属服务,单纯依靠产品功能是没有办法提供差异化服务的。“斑马作为一个开放的平台,希望通过有粘性的运营和服务来帮助车企获得持续的收入和盈利,帮助品牌形成与目标用户群体之间的粘性,增加品牌忠诚度。”

烟台核电研发中心相关负责人对此举例介绍说,“研发中心旗下的企业技术孵化成熟后,可以通过与三大核电集团的供应商合作,实现技术产业化,进而间接切入核电市场。”研发中心扶持的一家江苏的民营企业,在民营电缆方面全国排名前十,但是难以涉足核电市场。通过烟台本地核电装备制造企业实施并购,将会实现该企业进入核电领域的诉求,同时盘活了烟台当地企业。

两副躯壳装了多少人物呢?有网友粗浅一算,起码是四人,“哥哥、弟弟、装成弟弟的哥哥、假扮哥哥的弟弟。”这也是获得导演王伟认可的。所以有人调侃潘粤明在《白夜追凶》里一人分饰四角,“从潘粤明到潘粤暗,还有潘粤明的暗,到潘粤暗的明。”至于潘粤明最常互动的则是“潘粤暗”,有时网友点评留言,他会以“暗哥“身份互动。

曾经被离婚阴影笼罩的前“民国小生”潘粤明真的只是运气好才接了个好角色吗?导演王伟说过,开播前预计这部兄弟互换身份的网剧口碑评分“7.5分保底,争取到8分”,而现在多出来的分数,他认为都要给潘粤明。接受记者专访时,潘粤明直说拍这部剧最累是脑子,因为海量台词等着他,别的戏还有对手分担,《白夜追凶》来来回回就他一个人。

吃盒饭解压结果吃成胖子

任何演员看到这样的剧本,都会想演,潘粤明当然明白其中的挑战之处。但他眼中的自己很“不潮”,在此之前根本是互联网“小白”:没用过豆瓣、不了解弹幕,最简单例子是从没用手机APP找过餐厅,更别说此前一部都没拍过的网剧,所以他认真问过五百推荐的原因,“他觉得我身上有适合这部剧的特质,我特别感激他这么信任我。因为《脱轨时代》我演的是一个比较颓废的角色,和这个戏完全是两回事。”

潘粤明认为,他之前一段时间的经历,为出演两兄弟做了充分准备。“我觉得自己挺幸运的,之前沉寂的那段时间,演了话剧、串了《唐人街探案》,还有上了《跨界歌王》,综艺与舞台多方面的经验,消化掉以前(表演)不好的东西。对拍这个戏帮助特别大。”潘粤明觉得,如果早几年接到两兄弟的角色,处理可能会很“温”,尤其是2015年第一次演了话剧之后,提升特别大。他口中的这部话剧名叫《只因单身在一起》,作为男一号,潘粤明在两个半小时的演出中台词量巨大,当时也是数条故事线交织在一起,不同剧情要求不同表演方式来完成,或许从那时开始,他就练就了熟练切换身份、心情的本事。“演话剧真的不能出错,而且每一场从形体到台词,都有调整。说白了《白夜追凶》是在兄弟俩的躯壳中装进了不同人物。”

在整个飞聊产品中,钱包与支付宝的捆绑,或许是一个神来之笔。

这次采访把原话复述给潘粤明听,他哈哈大笑,“我当时有说得那么嚣张吗?”其实,他一贯语气缓慢低沉,情绪不太明显,“惊到”一词并不像他自己想象那么嚣张。如今作品获得罕见的高分好评,恰恰证明潘粤明演的时候很自信很满足。

汤姆·希德勒斯顿(抖森)

还真的被你惊到了

资阳市交通运输局在与相关部门商定后,同意按桥检公司建议,允许桥面交通实行限载观察通行和机动车辆禁止通行,即对资阳城区沱一桥老桥实行非机动车辆及行人临时通行的交通管制,待条件许可后完成桥梁检测,再视情况决定是否全面恢复桥面交通。

更多精彩热图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企业邮箱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08-205 曲惠瓦列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复制或建立镜像
本网最佳浏览器为IE8屏幕分辨率为1280*768